中共北海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北海市監察委員會主辦
當前位置:  首頁   >  圖片新聞

從“荒山頭”到鄉村旅游“網紅”打卡地——合浦縣石灣鎮大田村強黨建高質量脫貧紀實

發布日期:2019-10-15 12:52     文章來源:北海日報     [字體大小: ]     打印文章
分享到:

過去,大田村委房屋破敗,曾有村干部到了村委進不去,發現大門鎖銹了,因為經常一個月沒人到過;現在,大田村委的辦公樓整齊干凈,每天都有村干部吃住在村委的產業基地,在村委和大田花谷鄉村旅游區間兩點一線來回跑。   

過去,大田村就如“荒山頭″無人問津,沒有產業沒有村集體經濟收入;現在,大田村走出“產業+旅游”新路子,成了全市鄉村旅游的“網紅”打卡地。  

過去,大田村沒有一條通村屯的硬底化道路,偏遠自然村沒有穩定供電,村民打井喝水困難;現在,大田村13個自然村基本實現了水泥路村村通,行路難,飲水難,上學難等難題一一破解,2018年底整村脫貧摘帽。  

打響脫貧攻堅戰4年時間,大田村從合浦縣最貧窮的行政村之一,一躍成為年集體經濟收入超過10萬元的“網紅”村,脫貧速度與脫貧質量令人驚嘆。  

近日,記者來到合浦縣石灣鎮大田村,探訪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推動高質量脫貧背后的故事。

窮根何在:“荒山頭″無人來 人口外遷變空心 

大田村窮根何在?群山環繞,無水無田,再加上位置偏僻,交通閉塞,讓原本就先天不足的大田,在發展過程中更是難上加難。

水生財,有水則潤澤沃野。南流江穿石灣鎮而過,給石灣的其他村落帶去千頃良田,卻偏偏沒有眷顧大田。“大田村與欽州市靈山縣、浦北縣交界,是石灣鎮最偏遠的村委,16個自然村散落在面積80多平方公里的群山中,戶籍人口1600多人,常住人口900多人。”市紀委常委、市紀委駐大田村黨支部第一書記黃毅邊看地圖邊給記者換算,這相當于北海市區從上海路到冠頭嶺的面積,而北海市這么大的面積養活著數十萬人口。

“大田村的名字源于村委周邊有一大塊平整的土地,群山環繞中這片大田彌足珍貴,于是,村民把這里叫做大田,代表村民對大田的向往。”2015年以前,由于地廣人稀且處于山區,村里基礎設施薄弱,沒有一條水泥硬底化道路,從村里到鎮上的墟市,騎摩托車要1個多小時。多年來,村里的青壯年都外出打工,留下的多數是老人與留守兒童,是名副其實的“空心村”。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后盾單位市紀委監委機關舉全委之力精準幫扶,大田村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精準脫貧的政策一一兌現,行路難、飲水難、用電難、上學難一一解決,因地制宜發展的特色產業開花結果,走出了“產業+旅游”的新路子。今天的大田,已是舊貌換新顏,不僅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還迸發出追趕小康的蓬勃動力。

力拔窮根:村干部主動作為 爭做脫貧攻堅引路人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扶貧開發同基層組織建設有機結合起來,真正把基層黨組織建設成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堅強戰斗堡壘。”大田村脫貧摘帽的成功實踐是這一話語的生動實踐。記者在問及大田村為何能成功脫貧摘帽時,黃毅不只一次強調了基層黨組織所發揮的重要作用。

“2015年以前,村委房屋破敗,村干部沒什么事情也不到村委去,好不容易來一次,走到村委大門,才發現鎖生銹了,進不去。”大田村黨支部書記余玉斌的這句話給記者留下深刻印象。余玉斌也向記者坦言,2015年以前,村委就像一盤散沙,村干部們各忙各的,不怎么管村里的工作。  

黃毅告訴記者,村干部在村里有威信,有號召力,對村里的情況也比較熟悉。第一書記要發揮作用,關鍵是要得到村干部的支持和群眾的信任。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關鍵在于激發村“兩委”班子的活力。

市紀委一方面及時調整充實幫扶力量,選派熟悉農村工作、會說本地話的班子成員擔任第一書記,;另一方面,利用村兩委換屆,積極協調當地黨委,把責任心強、群眾認可度高的致富帶頭人選為村黨支部書記。

在組建合作社和開展經營的過程中,堅持讓村委作為經營主體,由村支部書記擔任合作社法人代表、理事長,村委會主任擔任副理事長,把責任壓實給村“兩委”干部。第一書記堅持總攬不包攬的定位,使村干部的主人翁意識和積極性、責任心極大地調動了起來。現在,村干部不僅天天到村委,而且吃住都在大田花谷旅游區搭建的臨時簡易棚里,晚上加班、周末無休更是常事。“看著第一書記一心想著發展村集體產業,天天為村里的事奔走,帶領村民脫貧致富,我們如果還袖手旁觀,什么事都不做就說不過去了。” 余玉斌說:“現在村里有了產業,大家信心滿滿,勁頭十足。”記者采訪的當天,已是,中午一點,1時走進村委,發現兩名村干部尚未午休,仍忙著村里的各項事務。在這里,黨的組織優勢轉變為產業優勢和發展優勢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此外,記者還了解到,在大田基地建立之初,余玉斌帶頭舍小家顧大家,把自家的幾十噸有機肥無償貢獻給基地種植百香果,還經常自掏腰包為務工貧困戶買菜加菜。余玉斌的干事勁頭是其他村干部的一個縮影。從事不關己到被動加入再到主動作為,大田村“兩委”干部的轉變令黃毅動容:“看到村干部的工作勁頭,就看到了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未來和希望。”

從窮山惡水無人問津,到扶貧產業紅紅火火,大田村的脫貧路越走越實,越走越寬。 

大田旅游:昔日荒山頭 今朝成“網紅”

七彩滑道、色彩繽紛的三角梅、金黃的百香果……大田村的“大田花谷”,已經成為北海鄉村旅游的“網紅”。這里有北海市首條300米長的高空滑索、2條七彩滑道;這里有兒童娛樂設施、花谷民宿、花房餐廳。

發展產業是脫貧攻堅的核心,是從“輸血”式扶貧變“造血”式扶貧的轉變。在后盾單位的全力支持下,2017年7月,大田村成立了三角梅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充分利用大田村地廣人稀、氣候適宜的有利條件,把種植三角梅作為該村的主導產業。以100畝山地作為生產基地,邊建設邊經營,立足于打造休閑農業示范區與鄉村游目的地,多種經營綜合發展。兩年時間,幾個昔日的荒山坡成了花果飄香的鄉村旅游目的地。

2018年,基地銷售毛利潤超過50萬元,入股貧困戶第二次又分紅3000元,在基地長期務工的貧困戶年收入近3萬元。入股合作社的大田村和紅錦村每年的集體經濟收入穩定達到3萬元以上,大田村在2018年底通過整村脫貧摘帽認定。

如今,大田花谷成為了我市第一個扶貧產業基地上建成的鄉村旅游區,也是我市唯一一個以市花三角梅為主題特色,集培育、種植、科普、研學為一體,觀光、游樂、餐飲等功能完備的鄉村旅游區。由昔日人煙稀少、交通閉塞、水不通、電不通的小山村變成了鄉村旅游開發的“排頭兵”,游客絡繹不絕,人氣越來越旺。

60多歲的脫貧戶王光任主要負責旅游區花果種植等工作,除了每月有固定工資2000元外,目前已領了7000元的分紅。大田花谷不僅成為貧困戶可持續收入的來源地,還帶動了當地村民的就業。“以前在外面打工,旅游區開業了,就來這邊工作,離家近還方便。”大田村村民黃海雄主要負責旅游區超市的收銀工作,她告訴記者,鄉村旅游旺起來,村民的日子更有盼頭。

大田貧困戶:激發內生動力 爭當脫貧“主人翁”

李奕興曾是大田坪一組的貧困戶,大兒子去年從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他也隨之脫貧。“人勤地生寶,人懶地長草。”記者在李奕興的果園里看到,8畝多的果園夾在兩山之間,雖然土地貧瘠,但園里的沃柑、龍眼長勢甚好。

“在駐村干部的幫助下,大兒子才能順利完成學業,自己才能得到政策扶持,有了種植果園。”說起這兩年的變化,李奕興拍手稱好。他說,前幾年,日子過得艱難,看到山里有2畝荒地,想用來種稻谷,增加一點收入,可是,連買一瓶除草劑的錢都沒有。現在,生活越來越有盼頭,今年春節前后,柑橘就可以采摘,200多棵荔枝樹明年5月可以結果。不僅如此,李奕興還能得到合作社的分紅,妻子還能到合作社打工賺零錢。

李奕興是大田村脫貧戶的一個縮影。合作社分紅,在合作社務工,自己發展種養業……大田村貧困戶的脫貧路子越來越寬。

大田變化:破解民生難題 提升村民獲得感

以前,大田村沒有一條可以通自然村的水泥路,一到下雨天,山路泥濘不堪,雨水能積到小腿。現在,大田村基本實現村村通水泥路,滑石江、大田坪兩個自然村還建有屯內道路和太陽能路燈。

以前,村民自己打淺水井,水不干凈,用來煮粥總是浮著一層黃色水漬。駐村干部了解到這一情況后,經過努力協調,實施了嶺尾塘、牛寮底、大田坪飲水工程,讓165戶742人受益。公鵝灘自然村由于地處偏遠,長期存在不能穩定供電問題,為此,幫扶干部協調欽州市靈山縣供電局從鄰縣安裝電桿接通公鵝灘村線路,實現穩定供電。

“6個年級共有24個學生,一年級3個,二年級3個,三年級4個,四年級4個,五年級5個,六年級6個。”這是目前大田小學的在校生情況,令人欣慰的是,即使學生少,孩子們的教學環境也得到不斷改善。在幫扶干部的努力下,學校得到教育部門的支持,拆除了破舊危房,修繕了教室門窗,翻修了校園圍墻,新建了學生飯堂、教師公寓,教學條件大大改善。

2015年至今,經過4年的努力,大田村逐漸拔了窮根。如今,駐村書記、村干部正積極利用在瓜地沖村建設貴合高速公路出口以及在三角梅基地開展四星級鄉村旅游區建設的歷史機遇,帶領全村群眾早日實現共同富裕。(北海日報 韓  丹)

編輯:覃康

中共北海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北海市監察委員會主辦
桂ICP備06006473號    桂公網安備 45050202000011號

快乐开奖结果